TXT小說網

第161章 請問我可以投降嗎?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陸家,密室之中。

    陸天霸和于非并列而立,在他們的面前,擺放著一只巨大的木盆。

    在裝滿水的大木盆之中,還漂浮著一只小木盆。

    隨著一塊塊硝石緩緩融入水中,兩只木盆里的水逐漸開始冰封。

    望著迅速變化的木盆內,同樣站在這里的徐天緩緩說道。

    “記著,只有這里面木盆的冰塊是可以食用的!

    為了保險起見,軍中使用的冰塊都用這可食用的。”

    聽到徐天的話語,一旁的二人精神一震,他們心里都明白,自己為何站在這里。

    這是徐天給予他們極高信任的表現。

    他們所見到的這一切,如果放在外面,必將引起一場腥風血雨。

    “可這會不會太浪費了!”于非猶豫了一下,開口說道。

    “如果這樣的話,制作出來的不是大部分都不能用!”

    陸天霸同樣點頭,望著徐天。

    “無妨!”徐天擺了擺手說道。“建一個冰庫,將外面這有毒的冰塊專門儲存起來,我有大用!”

    說完,徐天目光閃動,露出一絲玩味的微笑。

    見到徐天這個表情,于非眼皮直跳。

    他跟隨徐天這么久,很是了解,但凡徐天做出這副表情。

    那就是有人要倒霉了!

    “還有!”徐天轉身看著陸天霸,認真的說道。“天霸,你利用你的商業網絡。

    將荊州所有的硝石礦,包括還在流通的,都暗中控制起來!”

    “主公放心!”陸天霸點了點頭,堅定的說道。

    陸天霸非常明白,眼前的這些東西都是跟硝石有關。

    就算徐天不說,他也會這樣去做。

    只有掌控在自己手里,才是最穩妥的。

    而他和于非都明白,徐天之所以將他們叫到密室來。

    就是只希望這種方法,只有他們知道。

    而徐天想的就更遠了…

    ……

    襄陽城外的東邊,有一座不算太高的大山。

    這里,樹木茂盛,雜草叢生。

    其中最樹木雜草最密集的地方,那灼熱的陽光甚至無法穿透進來。

    在半山腰處,有一處一人多高的灌木叢。

    在隨風飄揚間,突然猛烈的動了一下。

    透過搖晃的枝條,可以隱約看到其內,竟然趴伏著兩人。

    此時正是正午,陽光異常猛烈,就連樹林中的蟲鳴似乎都消失了不少。

    “他娘的!這鬼天氣想要老子的命啊!”其中一人狠狠的拍向自己的脖子,用手碾死了一只不知名的昆蟲,暗罵一聲。

    “周易,你小聲點,動作不要太大!”趴伏著的另外一人低聲說道。“萬一被發現了,就死定了!”

    “我說王五,這么多年了,你這斥候兵白做了!”周易吐出咬在嘴里的草根,有些不屑的看著對方。

    “我只想保住我的命,其他的都不重要!”王五輕哼一聲。“你看王大哥夠盡忠吧,結果怎么樣?還不是落得那個下場!”

    王五說著,還忍不住吐了唾沫。

    他們二人在孫劉聯軍剛剛出發之時,就被派出偵查情況。

    也不知道是巧合,還是有人故意作為。

    剛好就選中了他們三人,王睿被打得屁股開花,無法行動。

    所以,就輪到了這二人!

    “說的也是!”周易點了點頭,看了看四周的環境,撇嘴說道。

    “我們還算幸運的了,在這好歹能躲著點太陽,其他那些人就不好說咯!”

    說完,他嘿嘿一笑,將頭又低了下去,注視著下方。

    在這座山的山腳下,駐扎著一支部隊。

    這里是魏延所統領的飛豹軍的其中一部分。

    這是魏延提出的建議,駐扎一部分軍隊在城外。

    這樣一來,一有什么情況,可以和城內形成犄角之勢。

    徐天欣然接受的這個意見,為了犒勞他們的風吹日曬,此次還特地優先對他們送來了冰塊和制冷器。

    這可把這些士兵樂壞了,可以肆無忌憚的使用冰塊消暑,這可是他們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

    其中不少士兵接到發放的冰塊時,還眼含熱淚,仰天長嘆。

    “原來,這才叫當兵!我死也要死在這個軍營里!”

    魏延就更高興了,不但自己的建議被采納,而且明顯給了自己優待。

    這極大的滿足了他的虛榮心,他坐在大帳內,感受著中間制冷器傳來的涼意。

    魏延背著雙手,看著擺放在一旁的大刀,低聲喃喃。

    “孫劉聯軍,哼!不過是給我揚名的工具!”

    …

    半山腰上,周易二人已經在此趴伏了三個時辰了。

    望著天邊火紅的夕陽,周易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呼出一大口氣。

    “終于要天黑了,要是再這樣下去,就是不被人殺了,我也被曬干了。

    這些天殺的,故意針對我,等著吧,等我要是…”

    “行了行了!”一旁的王五拍了他一巴掌,淡淡地說道。

    “今天這話你都說了不下十次了,你累不累啊!

    還是別想什么你以后了,我說,你還真打算趁天黑,下去偵查情況啊!

    就這樣回去報告不就完了?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

    “你懂什么!”周易瞥了一眼王五。“我們是去替自己偵查,你不是想看看荊州的情況如何么?這不,機會就在眼前!”

    王五眼睛一亮,有些興奮的看著周易,“你是說…”

    …

    深夜,萬籟俱寂。

    周易二人隱秘的從半山腰上摸了下來。

    極其小心的在軍營邊緣試探,瞪著眼睛直勾勾的看著軍營。

    就在他們注視的方向,此刻正在搬運著什么。

    而且聚集了很多人,都伸長了脖子,爭先恐后的看著。

    “他們好像在搬什么東西!走!去看看!”周易拍了拍一旁緊張得有些慌亂的王五。

    二人再次以貼在地上的方式,用著最原始的方法,挪動著。

    好不容易,二人來到了近前,這里已經是能接近的極限了。

    再往前,他們就將暴露無疑。

    在這位置,他們勉強能看清軍營內忙活的眾人。

    此刻好像已經進入了尾聲,眾人已經準備散去。

    就在此時,王五面色大變,他瞪著眼死死地盯著前方。

    在他的目光內,許多士兵一邊抹著汗水,一邊在吃著什么。

    他們二人幾乎同時看到了他們手中的東西。

    “他們…他們在吃…冰塊?”周易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爺爺的,同樣是當兵的!差別怎么就這么大,還有天理沒有啊?”

    王五強忍著沖動,從牙縫里擠出了這句話。

    隨即,他轉頭看向周易。

    “請問,我可以投降嗎?”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按 →鍵 進入下一頁。

河北时时软件手机版